大学生抗议女性公务员录用妇科体检标准,女公务员体检请学学奥委会的性别体检

  是否进行妇科检查,取决于这项体检与求职者胜任工作有无关系。然而,妇科检查的重点为性病、恶性肿瘤等,但正常的工作接触不会导致性病和肿瘤的传播,也不不影响公务员正常履行岗位职责。而坚持这一项目的检查甚至超过了婚检和孕检,这便首先侵犯了求职者的隐私。

据活动组织者介绍,目前通行的女性公务员录用体检中,包括“妇科检查”这一项,该项目要求女性不仅要接受阴道窥器检测,还要回答月经初潮年龄、周期、出血量、持续时间等等。

  国际体育界为了保证体育竞赛和运动成绩的公正和公平,在大赛前要鉴别女性运动员的真实性别,以前的做法也是外貌和生殖器检查。但是,这样的做法遭到女运动员和专业人员的广泛批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种检查羞辱女性,也极不尊重人格。于是,国际奥委会逐步改变了做法。1999年6月,国际奥委会首先改变了从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开始的长达30年的对所有女性运动员进行性别检查的做法,不再强制要求所有女运动员都进行性别检查。此后,又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始,只在对个别运动员的性别存在疑问的情况下,才采用医学检查,但是,应采用综合鉴别手段来进行性别鉴定,而不是只做单一的外观鉴定。

见习记者刘志月

  一个更鲜明的对比是,只要充分维护人的人格和私权,那么公权就不会对私权随心所欲地挤压。例如,在美国历史上,联邦政府从来没有发放过全国统一的身份证件,因为国会不同意,百姓不答应,理由是要维护隐私。因此,美国公民社会管理采用的是妥协的方法,一是驾驶证,二是护照,三是社会安全号。还有一个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为避免就业和性别歧视,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是禁止入职体检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微博]法学院副教授韩桂君认为,女性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中的妇科检查项目,涉嫌构成隐性的就业歧视,与我国劳动法及就业促进法等上位法关于“平等就业”的规定相悖。

  如果说妇科检查与公务员担担的工作和职责有关,检查当然没有问题,但即便如此,也需要人性化和被检方的同意。然而,在这件事上,目前的做法是并不人性化和“检你没商量”。这无疑是既不尊重人格,又显示了公权对私权的强制性侵犯。

在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庄汉看来,目前适用的、由人事部和卫生部2005年制定的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欠缺目的与手段的“适当性”和“比例原则”,超出了合理的范围。

  看看国际奥委会对性别检查的做法就知道国内对女公务员的阴道窥器检测和回答月经初潮年龄、周期、出血量、持续时间等检查有多么不尊重人格。

目前,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尚未对学生们的行动做出回应。

  女性公务员体检是一个老话题,尽管女性在年年抗议,但并没能取消这项检查。无论从求职者的角度还是局外人的角度看,这类检查至少是过度,甚至比目前的过度诊疗还要严重,它在某种程度上侵犯了人格和隐私。

武汉大学[微博]生玩“快闪”抗议

  侵犯隐私显然是文明社会的一大致命伤,因为菲希特说过,一切权利的本质为人格,国家最先及最高的义务,便是保障国民的人格———这是国家最神圣的义务,与保障人民生命的义务毫无二致。显然,菲希特是把人格放到第一位而把生命放到第二位的。即便按现代人把生命放在第一位,人格或尊严放在第二位的做法,轻易让人格受到羞辱也是不足取的。但羞辱人格通过体检而借尸还魂令人担心。

学临床医学的小纯也参加了此次“快闪”。她说,根据往年的体检操作手册,妇科检查的重点为性病、恶性肿瘤等,但正常的工作接触不会导致性病扩散,且多数性病通常不影响公务员正常履行岗位职责,“即使是对于性病中后果较为严重的一种——梅毒,也可通过血液检测发现”。

  其实,对女性公务员的妇科体检更体现的是公权的无所不在和对私权的严重挤压。以体检需获得被检者的同意而言,婚前检查因为人们的反对而取消,这是一种尊重个体权利的进步。但是,在公权的挤压下,进入公务员行列的女性必须忍受这种屈辱的检查,当然也表明了公务员职业是如何的吸引人。

女性公务员[微博]录用体检标准涉嫌就业歧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